18号网

程璐和思文为什么离的婚 真实原因让人疼心

来源:18号小编阿嚏 时间:2022-08-29 17:38 阅读

2020年真的是很困难的一年,连大喊“人间不值得”的李诞也吐槽自己低估了2020。脱口秀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故,池子解约、卡姆xi毒、赖宝去世、斯文离婚,这几年刚开始有起色的新兴行业,瞬间处在了2风雨飘摇中。

2020年7月23日,思文和程璐官宣离婚了,真正的从夫妻做成了兄弟。《吐槽大会》可能有毒,曾经的夫妻专场请来三对夫妻,如今已经两对离婚了。

程璐和思文为什么离的婚 真实原因让人疼心

相比阿娇和赖弘国分手的大动静,程璐和思文还算体面。连程璐都在《脱口秀大会》上吐槽,希望秦昊和伊能静加油,好好的,别像他们一样。

其实他们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开播前就已经离婚了。第一期播出时,两人就不坐一块。程璐的段子一直在调侃离婚,他说“我辩赢了,家没了”,而思文也避开了她最擅长的婚姻话题,整场下来状态都不太对。作为脱口秀一姐,首轮就被新人给淘汰了。

思文淘汰后,似乎没有失望,反倒是松了一口气,显然她太压抑了,离婚给她带来了重大的打击。她毕竟是女人,没有程璐那么豁达,程璐可以聊婚姻的段子,可以开玩笑,思文却开不起来。

思文和程璐为什么会离婚?原因有很多,这得从头说起了。

有着“独立女性”标签的思文,不难发现,她的段子都不开她的生活。思文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姥姥生活,缺乏父母的疼爱,面对生活,她不得不思考更多的问题。

她的段子吐槽过同学和老师、吐槽过领导和工作、吐槽过父母的离婚、吐槽过姥姥,你初次听时觉得好笑,如今想来,只觉得心酸,她其实很不快乐。

思文和程璐完全是两种人。

程璐是个随性的人,不会给自己做太多规划,没有目标,活在当下。思文则顾虑的事情比较多,很多事,她会想清楚了再去做,她愿意去尝试。

2015年,两人还在兼职讲脱口秀时,笑果文化曾向他们抛出橄榄枝,希望他们加入成为全职的脱口秀演员。当时思文已经在深圳一家国企上了十年的班,面对邀请,程璐还在犹豫时,思文果断地辞职来到了上海。

上海对她来说是全新的一个城市,一切都那么新鲜。她很有创作激情,她的段子融合她的生活,包罗万象,最擅长的就是关于家长里短,婚姻的话题。

曾因“夫妻过程兄弟”的段子一战成名,成了独立女性的代表。相反,程璐在思文的光芒下,成了“软饭男”。

结婚头几年,程璐没钱没稳定的工作,思文看上他,只是因为他“很好笑”,或者说是被他讲脱口秀的才华吸引。但其实,他们的婚姻,思文的父母是不认可的。

思文说,她的父母是在她结婚的时候第一次见到程璐。当时思文的爸爸看到程璐就疑惑,程璐的形象又穷又矮,家境不好,没钱也没稳定的工作,不知道思文看上他什么?思文说:“他搞笑啊”,还安慰爸爸:“如果结婚两年不合适再离了不就行了。”思文爸爸泣不成声。

关于婚姻的相处模式,思文说用朋友的方式来相处是最好的,这样很多夫妻矛盾都可以迎刃而解。果然他们的生活如同段子里讲的一样,自由、无拘束、互不过问,没有猜忌和隔阂。

他们的婚姻自由到什么程度?

他们出去见朋友是各见各的,思文为了不被程璐打扰,在家里分房睡,连出去住酒店都是住标间。程璐也说这是他们磨合了很久,才磨合出一个适合他们两人的最佳相互方式。

所以,思文才会在段子里说:“把双人床卖了换成上下铺,老公就是睡在你上铺的兄弟,也不用担心兄弟之间没话说,保证和你兄弟一聊就是一个通宵。”

许多夫妻听到这个段子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原来夫妻还可以这样相处。台上效果反响热烈,可台下的辛酸只有他们自己懂。

都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脱口秀演员往往需要有强大的消化能力和豁达能力,才能将平常生活中的痛点,以一种高超的方式讲给观众听。

思文在少有女性讲脱口秀的行业中脱颖而出,她火了,她被观众寄托着更高的要求,希望能够展现更多的女性视角。而实际上,他们这种自由式的婚姻,没有给他们带来快乐,反而带来了更多的痛苦。

顶着“独立女性”标签的思文,其实内心是脆弱的,她没有那么独立。程璐也以为思文独立到没有他也可以过得很好。就如他们离婚采访,程璐反省自己的过错,他经常缺席思文人生中的重要时刻。

思文在接受《人物》采访时曾说道,她做手术那会儿,程璐作为笑果文化的首席编剧,工作特别忙,忙到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手术结束后,程璐来看思文,待了20分钟,看思文没什么事挺好的,就走了。

那段时间思文几乎得了抑郁症,女人独立没有错,如果不懂得示弱,过分独立,把握不好那个尺度,那最终受伤的也只有自己。

说到程璐,他其实也不好过,他的压力不比思文小。

相对于思文“犀利人妻”、“独立女性”的标签来说,程璐“思文老公”、“脱口秀小白脸”的标签则显得有点歧视和被羞辱的意味,大家都说他是“软饭男”。

对于这点,程璐解释说:“大家都习惯了一段关系中男人总是特别强调存在感,什么男强女弱,他就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只是男女分工不同而已。”

不仅如此,他还调侃到:“好的伴侣就应该向思文一样,不逼老婆一把,你都不知道老婆有多独立,自己娶的老婆,含着泪也要把软饭吃完。”

实际上,他并没有他段子里讲的那么豁达,他一直在隐忍。

在《奇葩说》上,谈到该不该做一条咸鱼时,程璐说:“他就是一条咸鱼,失业两年一直靠老婆养着,但是夫妻之间也需要鞭策的。咸鱼本身也没有生活得那么好,没有人心甘情愿想要去做一个‘废物’,一条咸鱼,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问自己,难道人生就这样了吗?”

离婚后,思文问程璐:“你觉得这个社会对离婚的男人会有什么偏见吗?”程璐说:“对我这种会有。”

思文退赛算是松了一口气,可程璐还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奋斗着。通过三季比赛可以看出,程璐作为编剧能力很强,但是上台讲脱口秀一直比较平稳,没有太大的水花。

程璐一直在努力,他想摘掉那些带有嘲讽的标签,他想证明自己不是一条咸鱼。在思文的光芒下,他要比普通的男人更优秀,更努力,他不想被人说离开了思文他什么也不是。

离婚一个月后,我一直关注思文的动态,从她发的动态来看,她开心了很多,也豁达了很多。她经常分享自己的生活,学做美食、学弹吉他、看书做指甲,2020年她还出书开了签售会,学习表演做起了电商。

她不再是那个围着程璐,局限在婚姻、脱口秀圈子里的“伪独立”女性,而是学做真正的独立女性。

当代社会离婚已经很普通了,女人的价值观不应该被她所背负的身份、地位所绑架。作为女人,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是老公,不是婚姻,而是有想法、有事业,经济独立,敢作敢为,能为自己负责,能自己撑起一片天。

思文说现在是她的低谷期,她想休息个半年一年,我非常赞同她的想法。人生的低谷就像一面镜子,能够教会我们审视人生,重新认识自己。当我们走出低谷时,我们会变得更加成熟,坚强和理性。

一个人能在低谷时清醒的认清自己,理性地善待自己,那成功就在来的路上了。希望思文以后的路可以越走越好,程璐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