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网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是什么样的?

来源:18号小编鸭子 时间:2022-11-02 14:55 阅读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是什么样的?小编讲述下曾经的那些事。大约十多年前,年过七旬的父母开过着候鸟生活,冬天在深圳,夏天回老家。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是什么样的?

  我们姐弟几人都在外地工作,老家只有一个舅舅(老妈亲弟),一个表叔(老爸表弟)和爸妈走得近,爸妈回老家时,舅舅舅母和表叔表婶对他们很是照顾,我们也放心。

  这期间,一个和我同辈的亲戚,估且叫她文文吧,她是老妈的远房侄女,多年间和我家几乎没怎么联系,但住得不远。

  文文在县城小企业上班,早早下岗,那几年到处打零工,文文老公也在一个要死不活的县办企业上班,收入很低,他们的独生儿子正在上高中。

  有一次爸妈回老家,文文领着老公,提着一箱牛奶,一兜水果上门看望老人。一进家门,亲热地拉着老妈问长问短,姑姑长姑父短地叫着,一张会说的嘴让老妈开心不已。

  接下来的几天,天天上门跟老妈聊天,同时也帮着干点家务活。并动情地跟老妈说,弟弟妹妹们(指我们姐弟)都不在身边,你们年纪大了,身边需要人照顾,只要你们回老家,我们一定会来照顾你们。

  其实那个时候,老爸老妈身体还可以,他们自己能做饭,加上舅舅、表叔他们年龄也不大,时常过来一起做饭吃,文文就是带着张嘴在这边吃喝,陪老妈聊天儿,逗老妈开心而已。

  一来二去,文文开始向老妈哭诉困难,自已下岗无收入还要交养老保险,老公收入微薄,儿子学习不错,高中阶段还能混混,上大学的话,生活费学费都没有,日子过的太辛苦。

  老妈一听,这咋行,一定要帮忙。思来想去,决定把一楼的几间门面房给文文,让她开个茶馆兼棋牌室,房租分文不要。这里说一下,爸妈为了晚年有个安乐窝,把老家县城的几间平房拆掉,重新自建了三层楼房,装修成一个现代化的小别墅,还带个后花园,一楼建成了门面和车库,老爸他们喜欢安静,县城的房租也不太贵,门面一直没往外租。这一次全给了文文,让她开茶馆。

  文文投入了不多的钱,茶馆就开起来了。老妈也很高兴,反正他们在老家一年只住几个月,文文开茶馆还能顺便看个家,据老妈观察,文文的生意不是特别好,但相对稳定,交社保和生活费是够了。

  第二年,爸妈又回老家,文文又开始给老妈诉苦,觉得赚钱还是不够用,孩子上大学的费用似一座大山压在身上,想让弟妹们帮她老公在深圳找个工作,他可以在单位办停薪留职。

  老妈满口答应,便让弟弟给文文老公找工作(文文夫妻都没啥文化,50后,仅混了个初中毕)。弟弟们照办,很快就在弟弟朋友公司找了一份工作,收入比老家高多了。

  文文在家里开茶馆,老公在深圳打工,家里经济收入好了起来,儿子也顺利考上大学,学费生活费都不成问题。

  每年,爸妈回老家,看文文照顾生意忙,做好饭都让她一起上楼吃,或者给她送到楼下。当然,文文的甜言蜜语也让老妈很是受用。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是什么样的?

  这期间,还帮他们家办了件大事,文文是独生女,妈妈去世早,父亲是个医生,早些年因为某些原因被单位辞退了,一直在私人药店坐堂诊病,没有养老金和医保。当老妈听说有政策,一次性缴费一万八千多元可以给文文爸补办养老保险,然后每个月能领几百元,就让文文给他爸办一个(她爸当时七十出头,现在这个政策没了)。

  文文不同意,一个月几百,一年几千,这一万八得很多年才能回来,再说也没钱给办。

  老妈老爸见多识广,认为这个保险一定要交,便帮文文爸交了这笔钱,办了社保。随后这些年,文文爸从每月几百元,拿到现在每月近两千元,至到去年无疫而终,享年九十岁。这些年,文文爸不仅能自已养活自己,去世时还有存款几万元,都留给了文文,这是后话。

  日子就这么过着,文文在老家开茶馆,老公远在深圳打工不在家,几年来,文文渐渐地和一个常去她茶馆打牌的人传出闲话。有一年,正好爸妈在家时,那个人的老婆打到茶馆来闹,爸妈才知道这事,当时也真是生气。

  文文老公听说了此事,找老妈,想让文文来深圳和他一起找个事做,把茶馆停了,免生事非。于是爸妈又让弟弟妹妹帮忙,给文文找了个活,在一个单位食堂帮橱。他们一起在深圳上班,为了省钱没有租房,各自住宿舍。

  干了两年,文文嫌累嫌苦,想着儿子大学毕业找到不错的工作,文文也开始领退休金了,于是双双辞工回到老家,文文老公又去原单位上班,文文在家跳广场舞,做做家务,日子过的很舒服。

  老爸老妈依旧过着候鸟的生活,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请了保姆随身照顾他们,保姆也是家里的远房亲戚,爸妈在哪儿,保姆跟到哪儿。

  每次回老家,老妈就给保姆放一个月假,让她回家看看,毕竟在深圳的大半年全年无休。

  有一年回老家,舅妈忙着照顾孙子,表叔他们去外地有事,爸妈身体不好,想着让文文过来帮忙做几天饭,并让文文老公下班过来一起吃,最多一个月,保姆回来即可。哪想到文文一口拒绝,说他们做的饭菜口味重,老年人又要吃软烂的饭菜,吃不到一块去。

  老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会拒绝?对她那么好,平时小钱没少帮,家里做的饭,她经常过来吃,怎么就吃不到一块儿去呢?

  从那以后,老妈渐渐对文文有些看法。但老妈心大,过后文文几句好话,又能忘了一切,在文文有需要时,老妈依然慷慨相助.

  老爸去世前的一年,身体越来越差,那年夏天回老家没几天,突发疾病住院,当天晚上,需要家人陪护,以往在老家住院都是表叔和表弟陪护,偏偏那天表叔出差,表弟是医生,在单位值夜班,便找文文老公陪护一下,结果又拒绝了,理由是他自己身体不好,怕照顾不好担责任,没法,那天晚上是表叔的好朋友来陪护的。

  第二天,我赶回家,看见生病的父亲由朋友陪护,情不自禁地问老妈,文文老公怎么不来,老妈这才跟我说了原委。

  我劝老妈,以后少理这种人,这次老妈也比较生气,气愤之下又跟我说了帮助文文家的种种,真不少呀,有些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文文就有这种本事,她不想做的事坚决不做,可想干的事千方百计得逞,知道老妈对她有利,这边刚拒绝了为老妈做事,那边又厚着脸皮会甜言蜜语把老妈哄好,依旧得好处。

  父亲去世后,我把老妈带在身边,回老家的次数少了,文文和老妈基本断了联系,很少主动来电话。倒是老妈打听到文文微信,主动加她,人家视而不见,也加不上。

  我知道文文的心思,老妈老了,没有利用价值了,便干脆不理不睬,这种人真让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