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网

“国七”标准会影响多少车主 超2亿车主将受影响

来源:18号小编阿嚏 时间:2022-08-30 13:54 阅读

“目前中国汽车产业已经初步具备了停售燃油车的基本条件,可进入研究议事日程。”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在8月27日举行的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表示,“建议国家相关部委和产业、行业来明确研究传统燃油车的期限,引导企业和全社会有序向新能源转型。”

结合海南2030年全面禁止燃油车,继比亚迪之后,长城、长安汽车这样的燃油车大户也号称2030年要停售燃油车。人们纷纷讨论,未来一夕之间,燃油车会不会一车难求?3亿多的存量燃油车,尤其是2亿多的国三、国四和国五车,是否会被强制淘汰?满城尽是新能源车会不会成为现实?

考虑到中国幅员辽阔,且各地经济、交通状况参差,国家不会采用“一刀切”的方式粗暴禁止燃油车,但大概率会收紧燃油车排放标准,引导整个行业向新能源全面转型。

只是不知,届时在换车大潮来临时,电动车起火、充电慢、续航短的bug是否已经解决,能否挑起车市的大梁?

 “国七”标准会影响多少车主 超2亿车主将受影响

“国七”,会比2030年先来

在新能源车的大趋势下,挪威、荷兰、德国、英国都出台了燃油车禁售时间表,不过中国全国范围内尚且没有全面禁燃的明确文件,只有海南近期提出,全岛全面禁止销售燃油汽车,私人用车新增和更换新能源汽车占比达100%,打响了国内“全面禁燃”的第一枪。

即使目前没有全面禁燃的时间表,但中国仍在不断升级燃油车排放标准。2022年初,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2021-2025)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中再次提到,“将研究制定第七阶段轻型车、重型车排放标准和油品质量标准”,也就是所谓的国七排放标准。

回顾中国机动车排放标准升级史,从2001年的国一标准,到2021年7月1日国六标准全面实施,中国在20年时间里走完了欧美国家30年的排放升级之路,更迭周期不断缩短,国一升级国二用了5年时间,国三跨入国四用时3年,而从国五到国六仅仅用了两年。按照目前的速度,最快2025年将可能迎来国七排放标准。

另外,国六参照欧六标准制定,而个别指标已超过了欧盟标准,号称全球最严标准之一,而极有可能作为参照标准的欧七的更是“地狱”级难度。

欧七排放标准规划显示,氮氧化物的排放不得高于每公里30毫克,一氧化碳从此前的每公里500-1000毫克减少到100-300毫克。此外,欧7还额外增加了更多排放物指标,比如甲烷、氧化亚氮以及一氧化二氮,而以往只算这类排放物的总量,或者不统计该类排放物。

有人认为,在这么严苛的排放标准下,车企很难通过单纯提升内燃机的技术水平,来满足下一阶段的排放要求,最终导致燃油车彻底退出,至于何时最终退出,各方都等着燃油车退出的第二只靴子落地。

以后想买国七标准燃油车? 有,但或许会很贵

参考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后,多数车企宁愿给车辆加装尾气处理器,用“口罩”来降低排放,但这助推了车辆成本,在更加严苛的国七标准下,燃油车生产成本势必持续提升,最终还是由消费者买单。

在国五升级国六后,车企基本都把原油的三元催化器增加了贵金属的含量,还增加了专门的颗粒捕捉器。据悉,某品牌的国六天然气重卡整车价格40多万元,但光尾气后处理装置原厂报价就要7万元,占整车的六分之一还要多。即使是发动机排量小、排放少的乘用车,国五阶段中价格只要两三千元的处理器,在国六阶段飙升至上万元。

另外,国六实施后,颗粒捕捉器的后遗症也逐渐出现。例如,由于颗粒捕捉器堵塞,油耗大幅增加,大众的探岳收到大量相关投诉,影响到了车辆销量。

到了国七阶段,这一问题会更加严峻。咨询公司预估,除了原有的三元催化装置和颗粒捕捉器装置之外,车辆至少还要追加一套前置的电加热催化单元。另外,按照预研中的国七新规,车载排放诊断系统需要保证发动机在25 万公里寿命周期满足排放标准,同样需要投入成本。

体现到各品牌车型上,国七带来车辆成本上升压力也不尽相同。主打性价比、价格在5万-20万之间的日常用车,如H6、朗逸、CR-V、长安CS75等受影响最大。新增的研发费用、新增处理装置的价格,体现在终端售价上,结果就是——得加钱!

超2亿车主将受影响

国七标准下车辆价格上涨,加上市场上可选的纯正燃油车减少,会倒逼用户去买新能源车,也会影响到如今3亿多的存量市场,迫使国三、国四车主淘汰掉排放高、使用年限长的老车。

公安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到4.02亿辆,其中汽车保有量3.07亿辆。按照每年汽车产销量粗略估计,在这3亿多汽车中,国一、国二排放标准的汽车已被淘汰,大约有5000万辆。国三排放标准实施期间,中国汽车保有量大约增长了4000万辆,在国四标准周期内,保有量增加了约1.1亿辆,而国五标准持续的时间不长,保有量大约增长了2000多万辆。

理论上,国三、国四和国五标准车辆的保有量大约有2.2亿辆。正如包括北京、深圳、福州在内多地都针对国三车辆设置了限行区域,让旧车使用越来越不方便,而且不划算,从而引导其报废,国四车型也越来越不受待见。

在2022冬奥会期间,河北保定、廊坊、石家庄等13个地区,国四及以下排放标准的中重型货车原则上不得上路行驶。在此之前,河南郑州、北京、山西太原、陕西西安、山东德州、河北多市都针对国四柴油车推出了不同的禁限行政策。

待到国七标准实施时,目前保有量约在2亿辆的国四+国五车型,也距离退出市场不远了。

写在最后

不难看出,在日益严苛的碳排放法规和全球碳中和目标下,车企停产燃油车已经是大趋势,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是那些新能源车真的堪当此大任吗?

试想现在直接取消掉补贴,取消掉购置税优惠,取消掉绿牌,整个产业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如果国七真的实施,你会选电动车还是燃油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