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网

盲人自杀热线接线员:90%电话占线 占比最大是学生

来源:18号小编鸭子 时间:2022-09-18 17:37 阅读

小时候你听过哪些谎言?比如说自杀的人是被鬼附身的?比如你努力读书长大后不用当保姆、送外卖、当保安、搬砖……这些谎言是不是善意我不知道,只知道你给孩子的剧本,孩子未必就照你的剧本去演。

1. 我不想揭因为自杀原因导致失独家庭父母的疮疤。我只想说结了婚,生完孩子然后失去孩子的遗憾会远远大于单身未婚未育的遗憾。或许前者不叫遗憾,而是悔恨,为啥当初要把孩子生下来。知道孩子会选择这条路,你真的能保证不生他出来吗?!你所有的担惊害怕成为事实后,我想问你能怎么办。

2. 硕士毕业送外卖,以后就差博士了。学历真的和市场没一点关系。市场要的是需求匹配的人,市场从没说过我需要高学历的人,我需要的是满足市场需求的人。争议真没意义,市场是用脚投票,别为学历唱高调。

3. 想死的人,终究你改变不了的,就像拿到高学历,想成为普通人,一样会成为普通人。不想死的人,什么时候也不会想死。不想成为普通人,就算没有学历,也一样能成为行业的牛人。

盲人自杀热线接线员:90%电话占线 占比最大是学生

一次意外让李勇失去光明。

四十岁的李勇,对于光明的记忆还是在十岁以前,但是慢慢的这种记忆在逐渐消失。十岁那年,他摔倒脸扎进雪地里,眼球撞上路中间的“铁疙瘩”,两只眼球破了。

虽然做了眼球缝合手术,但是最后还是失明了。

黑暗中找到方向。

在失明的这段时间,他的人生就像这双眼睛灰蒙蒙的一片。因为一些事情让自己一度开始自我怀疑,变得自卑起来。

生活只要活着就要继续,他先是上了盲校,盲校毕业后他给别人按摩为生,在一次偶然机会,得到了学习心理咨询的机会。

有天,他听说残联要举办针对残疾人的心理咨询师培训班,在北京师范大学上课,一个城市只选两三个人。李勇生被选中了。后来,他顺利考到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开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室。

那一刻开始,他似乎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正因为这个他接触到了自杀接线员的工作。

黑暗中的使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成了一名自杀热线的志愿者。

他开始了在寂静的夜晚通过聆听和自己的声音救助那些走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的人。这些年他发现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自杀年龄越来越年轻化,一个是电话几乎不间断,但是90%以上的电话还是因为占线打不进来,这样也就让一些本来有希望拉回来的人错失了机会。

打给希望24热线的电话逐年增加。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7月底,接听来电达39.4509万通,青少年来电占比40%,其中有5000余高危案例。

起初那些年,李勇生值班时,常常只有四五个电话。现在,电话几乎是无间断的。“这还是能打进来的,90%以上的电话是(占线)打不进来的。”

来电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学生占比最大。李勇生遇到的最小的求助者,只有11岁。

需求量成倍地上升,与此同时,接线员却流失严重,十分紧缺。

我们应该得到那些启示?

为什么年轻人自杀比例越来越高?

很多人都在说,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在学校的学生,几乎衣食无忧,为什么他们反而自杀比例越来越高?

我个人的回答是,正是因为现在物质基础太好导致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

一个人有很多种需求,当我们还要计较如何活下来的时候,就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去讨论精神层面的东西,那个时候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就变得可有可无,比如尊严。但是一旦我们物质丰富,完全满足生活的时候,很多人就开始考虑精神层面的东西。

这个时候很多外在因素就会加入进来。

这一代年轻人从小就是蜜罐子里边长大,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挫折,精神属性比较差,但是现在社会节奏却非常快。

这样就导致他们每次遇到问题,还没有自愈的时候又会被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更加希望通过追求精神方面的一些东西,来找到自己人生意义的答案。

在这一个过程中,如果没有一些人引导,他们就会把自己走向李勇说的那个所谓的黑屋子里,通过黑屋子就到了那个灰色的迷宫,而利用这些接线员就是迷宫出口的引导者。

针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对于孩子的教育不应该单单是物质的吃好喝好,更应该在精神层面上给予一定的帮助,让他们从小就有一颗面对挫折的心。

但是对于现有的问题,我们应该在各个高中高校开展不定期的心理课程,通过这些课程提前干预一些内心有问题的孩子,让他们走出困扰区,同时也应该大量召集像李勇一样的自愿者或者是有偿心理医生,填补热线紧张的空缺。

人其实很微妙,他顽强起来可以改天换地,但是崩溃起来往往一根鸡毛就可以压倒一个人,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力的让更多迷茫的人看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