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号网

国药董事长:我打7针疫苗 无惧病毒

来源:18号小编鸭子 时间:2022-11-07 14:50 阅读

  如今不少官员虽身居高位,甚至也拥有全日制高学历,但其说话逻辑更像是个“巨婴”。比如这个在上海进博会上公开宣称“我打了7针疫苗,无惧病毒”的国药董事长刘敬桢,1991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系统自动化专业(本科),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历很不错,但均与医药没有半毛钱关系,可他却敢在大众场合下说些本该由专业人士说、绝不能由利益相关商人说的话,这就贻笑大方了。

  作为生产疫苗的厂商负责人,刘敬桢公开抛售类似于“疫苗接种次数越多越好”的话,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利益驱动,除了生意外就没有什么社会责任和道义了。

  老百姓根深蒂固的印象,是打了疫苗就不再会被感染。可大家打了新冠疫苗后,照样会被感染;随后是“需要打两针”,但还是被感染;再后是“需要打加强针”,但打了还是被感染。再到后来,是打了疫苗可以避免死亡,可打了疫苗后也没有避免死亡;改口“打了疫苗可以避免重症”,可实际上也避免不了重症。

  如今侵害肺部的新冠病毒已经演变为仅仅影响呼吸道的奥密克戎,这种新病毒原本就极小概率会带来重症,那么继续推销新冠疫苗的意义何在?我很欣慰,政府很久没有要求接种新冠疫苗了。

  作为疫苗生产企业负责人,理应生产出更加有效的疫苗,而不是以内行的口吻误导大家接种的次数多多益善。你们因此赚得盆满钵满,老百姓虽然没直接从口袋里掏钱,但花出去的医保资金原本也是百姓的“救命钱”。

  北京科兴2021年营业收入193.75亿美元,合1280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44.6亿美元,合956亿元人民币,这不是造福于人民,这是抢劫人民。像疫苗这样的公共产品,我们不奢望带有福利性质,但也不该暴利吧?我不太了解新冠疫苗价格形成机制,但我认为必须要有价格听证吧?

  我曾参加过燃气价格听证会,这类公共产品的定价机制,无疑是“成本加合理的利润”。如科兴这种销售利润率高达75%的公共产品,价格究竟是怎么形成的?也希望相关部门以“信息公开”方式给社会一个交代。

  新冠疫苗作为商品,定价机制还可以通过对比来产生,比如其出口是什么价格,还有中国进口的同类产品比如辉瑞价格,都是国内疫苗价格形成机制的重要参考因素。

  我相信国药新冠疫苗的毛利率也都差不多。但你们在庆祝超高利润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对国人的愧疚之心,还好意思在这里继续推销这种超利润产品?